諮詢熱線

0931-380204

首頁 > 專案經理 > 高資敏 > 高資敏先生國父紀念館熊貓【p and d】畫展
分享到推特twitter!   分享到Google+!   分享到臉書FB!
時間:2016-12-19 人氣: 作者:高資敏

高資敏先生國父紀念館熊貓【p and d】畫展

能在國父紀念館舉辦畫展是我個人莫大榮幸。年輕時讀孫文學說,敬服中山先生的博學,更驚奇中山先生的創意。因他石破天驚的「創意」,開創了民國而成為國父。如果他從事藝術,他的創意也必然使他成為劃時代的一代宗師。

自此,我一直認定我們紀念國父最好的方式,就是向前瞻望,構建創意。

我一直有個願望,有朝一日到國父紀念館舉辦一場具有創意的畫展。過去雖已在諸多海內外畫廊辦過畫展,因尚沒有自我許諾的「創意」,一直不敢安排到國父紀念館舉辦。老實說,現在我年事漸高,不得不鼓勵自己,遷就些將自己已有的一點創意,先做野人獻曝了。

畫家高資敏先生▲畫家高資敏先生

以淺顯畫論倡導繪畫風尚

從史前先民遺留的壁畫、石器等,顯示人類具有天賦的審美和藝術技巧。我認為每一個人都有權利,也有義務,來展現這項天賦的才藝。我不是專攻畫藝,但一再舉辦畫展,寫畫論,出畫集,來倡導社會的繪畫風尚,落實美學於生活。就是基於這一信念。清儒龔自珍所說「但開風氣不為師」,就是意指不必是大師,也可以創意開風氣。

西洋所謂的「Art 」,大致與「技術」意義相近。希臘哲學家亞理斯多德定義:「藝術是自然的模仿」,近似中國繪晝「師法自然」之說。將模仿自然視為一種技術。到十五、十六世紀文藝復興時代,仍把作一幅繪畫、一尊雕像、一襲衣服、一件器物、一幢房屋、一艘船舟等工作所需的技術通稱為「Art」。

藝術的「藝」字,在中文有多種解釋,《書經》:「純其藝黍稷」,《孟子》〈滕文公〉:「種藝五穀」《荀子》:「耕耘樹藝」,這些「藝」都只有「種植」的意思。直至《史記》〈儒林傳〉提及:「能通一藝以上者」,此「藝」字才有了比「種植」更廣泛的「技術」及「才能」之意涵。

藝術的定義,古代中西解釋不盡相同。現今中西對藝術的詮釋己漸趨一致。簡言之,就是在純「技術」上,加上了「審美」和「創意」。

繪畫在藝術中,佔了很大的板塊。基本上,繪畫工具簡單,展示及保存也容易,是最易普及的一門藝術。因此,每一個人都應該提起畫筆,來共同美化人生。

1972年驚見熊貓從此成為主「畫題」

我在1972年初次見了熊貓。他的黑亮麗,白無瑕,圓圓融融是絕配。熊貓黑白「了了分明」具禪意,團圓中也可窺見太極,給人頓悟的觸發。

「 熊有福」的誕生

我當初看熊貓的「福」態,就聯想到中文的「福」字,於是我以熊貓形似畫成「福」字。我將熊貓造形的「福」字命名為「熊有福」,採閩南語諧音「最」之意。詩經:「吉夢維何,維熊維羆」、「維熊維羆,男子之祥」,夢熊是吉祥之兆。因婚後孩子遲遲不來,我將此「熊有福」字送給內子富美做為生日禮物。之後,來了三個,一家剛好是五福。後來韓清祥先生將「熊有福」塑造為圓錢幣型,普受喜愛。在畫展前,我將此「熊有福」的紙模,恭送給馬總統英九兄為他、也為國祈福。

在中國古代,藝術是朝野共賞,不分宮庭與鄉野。好的藝術,都是先廣傳於民間而形為民俗藝術,再受宮庭官府採擷。現在民俗藝術的圖形幾乎全是古社會所遺留,已鮮少有新創意。

熊貓,這一位深居山林的大德,一下凡就成了人類的寵兒。四川大地震,熊貓竟能逃過大劫。熊貓驚恐時,是往樹上爬,應是避地震的好方法。一度離散的圓圓,劫後也平安歸來。世運以熊貓為「福娃」。我創作的「熊有福」,自認頗具新意。將最受歡迎的「福」字,與最有福的熊貓融合一體,當可流傳而成為一小項新的民俗藝術。藝術貴在生活化,「和眾」與「曲高」同樣重要。

熊貓【p and d】畫展:民俗以福字為最吉祥之字▲熊貓【p and d】畫展:民俗以福字為最吉祥之字

1991年高資敏熊貓水墨畫集初版

於一九九一年「高資敏熊貓水墨畫集」初版時,看過熊貓的人還很少,相片也罕見。我送一本畫集給王永慶先生,他還問我畫的是什麼動物?趙寧先生在他的電視節目中專訪我。他是作家又是漫畫大家。他說我畫的熊貓蠻可愛,是不是我將他卡通化了?

我答,熊貓長相天生就是卡通畫像,不像米老鼠、唐老鴨是人為卡通化。自從熊貓外形長相普受不同種族、不同年齡層的人們所一致喜愛,科學家、藝術家開始研究個中的道理,也發現了「可愛」,「cuteness」,「卡哇伊」比「美麗」更引人,且更能使人和鳴共識。的確,熊貓的外形是「相當cute」、「相當藝術的」。

熊貓只長存於中土。但在中國長遠歷史中,熊貓一直很神祕,很難瞭解牠。在中國漫長的古畫史中,尚未發現有熊貓入畫過。

熊貓在古早叫做貔貅

在中文古籍中熊貓最早的稱呼應是貔貅。司馬遷的「史記五帝本紀」記述,五帝之首黃帝的國號為「有熊氏」,明載:「黃帝教熊(黑熊)羆(棕熊)貔貅(黑白熊)驅虎,以與炎帝戰於阪泉(今河北涿鹿縣)之野」。

山海經記「似熊,黑白獸,食銅鐵,產於邛崍山嚴道梁(今四川滎經縣)南」。詩經爾雅「曰似熊,黑白駁,能舐食銅鐵及竹骨。。。出蜀郡」。二籍所形容「似熊,黑白」、「食竹骨」、「產於今四川地區」,應已可推定所描述的貔貅就是當今動物界的大明星熊貓。至於「食銅鐵」,是因為熊貓偶會吃山區農民留於鐵銅食器的剩食,而誤將鐵銅食器一併吞食,見者以為他是食鐵獸。

台灣的舞獅,實則舞的是貔貅

貔貅,在民間傳說是龍之第九子,是司招財進寶的神獸。貔貅的玉彫、石彫非常普遍。但所彫刻形象都很勇猛,沒有熊貓的溫柔可親形貌。這現象應是肇因於貔貅後來又稱為「僻邪」,被賦予捍衛家宅的責任,當然就得顯出威嚇勇猛狀。

古代節慶有舞龍、舞貔貅,後來才有舞獅。台灣舞的「獅」,細看額頭有獨角,胸部有橫紋是龍的腹紋。可見台灣民間舞的「獅」,實際是貔貅,就龍的第九子,而不是獅子。台灣的文化,確實是最忠實留傳中原的古文化。

我看過唐代彫塑的貔貅,很像現今所見的熊貓,此貔貅且是被繩於竹桿。我正試彫塑出較像真實熊貓的新「貔貅」。貔貅應回歸專司「財神」,不再兼「衛士」。「財政部長」兼「國防部長」難為,且「形象」不佳。和氣才能生財。

本次畫展的五十幅畫作

此次畫展不全是新作,我借調了一些已不是我所有的舊作,因而也有點像回顧展。

創「竹林七賢」新意

「竹林七賢」是國畫的常見畫題。其實七位前賢只是常到竹林中作樂,竹林中的真正玩家應該是熊貓。熊貓一生追求「玩美」,「玩」是他們天賦的專業。竹林七「閒」,熊貓自可當仁不讓。如果中國竹林,自西方飛來畢加索的「和平鴿」,熊貓會像發現史前野牛壁畫的小姑娘,「哇」一聲嗎?我想他們也會好奇「研究畢加索」。

將竹林「七賢」以「七熊」代之,加上畢加索的「和平鴿」,就成了有想像空間的新題材。我的諸多畫作是如此想像出來的。

熊貓【p and d】畫展:研究畢加索的竹林七賢▲熊貓【p and d】畫展:研究畢加索的竹林七賢

新詩「白蝴蝶」飛入國畫

「小小白蝴蝶」也是較新的畫作。此畫是李敖大師所收藏。畫中有一幼熊貓、一蝶、一花、一樹、一葉。設色是很引人駐足靜觀。題的是載望舒的新詩。雖然此畫結構,各物只單「一」,但「一花一世界」,有無限的馳思空間。想到那隻白蝴蝶,想到列那爾的詩「這箋柔柔的短函對摺?,正在尋覓投遞給一朵花兒的窗口。。。」。

我所有畫作都很簡單易解,讓觀者可有很大「解」的空間,及悟的境界。我所要傳達,要藉「蘆葦」渡江的,我已在P and a畫集,明白說出。

熊貓【p and d】畫展:小小白蝴蝶▲熊貓【p and d】畫展:小小白蝴蝶

Panda「和平與藝術」的雙熊蛻化

熊貓的英文是Panda。將Panda拆字為P and a。P代表和平,而 a 則代表art藝術。我再將P和a畫成二頭熊貓。這程序自是藝術的另類創造。我另編寫了 P and a的小故事:

「有一天 Mr. Peace‘和平’先生 與 Miss Art‘藝術’小姐邂逅。」

‘我們的英文首字, P and a,可合成一個可愛的名字 ”Panda”熊貓,

地球上最可愛的動物。P and a 都為此化做可愛的熊貓,然後一起工作,而成就為品牌,向全世界傳佈和平與藝術的理念 」。

熊貓延續已三百萬年了,有「活化石」之稱。在同輩劍齒虎,劍齒象等凶猛動物都相繼滅絕了,和平溫柔的熊貓反而獨留存至今。熊貓做為和平的象徵,實當之無愧。

國父臨終的叮嚀就是「和平救中國」。觀諸中國歷史,中國強盛時都窮兵黷武而東征西討,只在衰弱不振時講和平圖苟存。中國要在強盛時,不是在衰弱時。對世界宣示和平,才會嬴得世人的敬重。現代中國應該像壯大的熊貓,不因壯大而兇猛,依然是溫柔可親。

熊貓【p and d】畫展:和平與藝術▲熊貓【p and d】畫展:和平與藝術

「夢蠂」畫作隱喻兩岸的和平相處

大陸的中新社記者二度採訪此畫展,發了很忠實體切的長篇資訊。其中特別提出「夢蝶」畫作隱喻兩岸的和平相處之道。熊貓雖大,但知細心呵護蝴蝶。

熊貓【p and d】畫展:夢蝶▲熊貓【p and d】畫展:夢蝶

我不是台灣畫熊貓的第一人

家父是書法家,他交遊的畫家中有一位林玉山先生。家裡有不少玉山先生的畫,包括我家奉祠的關公畫像,我雖不知其人,但很激賞他的畫,也常認真臨摹他的畫。我一直到要去美國的前夕,才到嘉義去謝這位沒拜見過的「恩師」。後來我看林玉山畫集,他早年就畫過熊貓,他才是台灣畫熊貓第一人。

中新社報導:「有研究稱,林玉山是島內最早畫大熊貓的。」這是正確的說法。其他報導有說我是第一人,是錯誤的。大陸熊貓專家陳善相論述「高資敏畫熊貓最多,也最佳。」最多應該是對的。最佳就只是偏愛溢美。

我上一次的熊貓畫展,承李敖大師來逐項指教我二小時。他的「法眼」明鑑出,我用的印泥是台灣的化學成品,太差勁。他指導我必須到師大附近某處買好印泥。隔日,陳善相先生來訪送一盒極品箭鏃印泥。我問他知否李大師來看畫指點的事,他說還沒聽過。陳善相知情後,又說了他的口頭禪,「這是天意,是天要助我們,發揚熊貓藝術!」

衷心的感激

畫展一開始就承我最敬佩的二位長官,郝院長伯村與蕭部長天贊,最先蒞臨指導。結束前,來指導的是李敖大師、馮滬祥教授等。我獲教益良多 。

承錢院長復,張部長博雅,李委員慶安,葉委員啟田、楊國代敏華、田國代昭容等光臨畫展茶會,並在會中致美言鼓勵。好友白冰冰小姐在錄影中跑出來「演」說。亮麗佳人何麗玲小姐在「閉關」中,也破例上台友情贊助。黃委員義交來了,但因「驚嚇」不上台與麗玲「爭寵」。壹周刊報導了這花邊小聞。

立法院的昔日同事林委員聰明、洪委員讀、蘇委員火燈等自遠地趕到會場。林委員在立法院時,對我畫畫及辦畫展鼓勵協助不遺餘力。他常笑我,畫太多熊貓,眼眶也黑了,愈來愈像熊貓。他還一手推選我出任經濟委員會當召委,要我推動美學經濟。我初次主持經濟委員會,情感上多少在維護我的中學同學當時的蕭經濟部長萬長。

陳委員水扁抱大堆資料來踢館。我以主席宣請:陳委員「隨便」發言。他一定要我正確發音「水扁」,我還是一再走音為「隨便」。他終於沉不住氣,中計發飆了。他把大堆資料擲向主席台,揚長而去。之後,我在來來飯店遇到陳委員,我們相互擁抱一笑。但我自知我「耍計」是「醜」,他據理力爭才是「美」。

行文突憶往事,贅筆記之。我很想要多嘮叨的是,我們需要美學經濟,也須要美學政治。光可驅走暗,美可改變醜,世界會因而令我們更怡然愜意。

馬總統英九兄,連主席戰,江理事長丙坤,林青霞小姐,李局長永萍等送花致賀。蕭副總統、劉院長兆玄等致送賀函。他們鼓勵我,也鼓勵所有藝術愛好者。馬總統還特地來電話,他說「怎麼那麼巧,畫展期間剛好我出國訪問,太可惜不能去看畫展」。他在我心中,永遠是那位昔日常相處的「哈佛美少年」,帥氣率真。

畫展承我舊日立法院助理葉慧真、葉美珍回來幫忙。上古藝術館陳經理虹安提供專業策劃及現場協助,使這畫展能順利進行圓滿完成。畫展期間,鄭館長乃文與他的團隊惠賜指導與諸多誠懇鼎助。在他們身上我們看到了國父「天下為公」的風範。

我的小學同學陳介甫兄、中學同學朱光庭兄、大學同學劉榮宏兄都來了。時光橫跨了半世紀,真情不會隨時光褪色,藝術也正如是。還有那麼多舊雨新知來了。有位美國耶魯大學同學,每幅畫都拍照並作筆記,花了半天時間。返美後又寫信來。有個小女孩來和我合照。問我,她長大了能做畫家嗎?我告訴她,想畫畫,您就是小畫家了!繼續畫,等長大了,您就會成為大畫家!〈本文作者寫於哈佛大學藝術博物館〉

高資敏先生熊貓【p and d】畫展 ▲高資敏先生熊貓【p and d】畫展

高資敏先生熊貓【p and d】畫展 ▲高資敏先生熊貓【p and d】畫展

聽說按讚會變美:
Copyright © 2016 錸盛跨媒體有限公司 版權所有
地址:台北市中正區重慶南路1段121號8樓14
電話:0931-380204     Email:liscross520@gmail.com